济南又要沦为全国笑柄!张养浩故居数百年历史干不过商业利益

济南商业地产观察2019-09-11 16:29:55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张养浩最为人所熟知的,大概就是这首选入中学课本的《山坡羊·潼关怀古》了,其中所蕴含的批判精神,穿越数百年的时光,仍然可以直击今天的人心,令人唏嘘。不过,同样令人唏嘘的是,今天,历经数百年风雨保留至今的他的故居遗迹,却要在商业地产的开发中彻底消失了。

据报道,位于济南的张养浩故居遗址被规划建住宅。济南市规划局给出的回应是,遗址不在保护名录内,只能尽力保留。

只是,经验告诉我们,所谓“尽力保留”,多数情况下其实就是“不予保留”的托辞。或许他们也确实已经尽力了,但是,到底是谁让人无能为力,到底是谁让这么一处历史遗迹没能进入保护名录呢?

济南真的那么缺乏住宅用地吗,以至非把张养浩故居遗址毁了不可?接受采访的张养浩研究学者马继业说得好:“开发有很多种形式,在基地盖楼是一种形式,把它作为遗址保护起来也是一种形式。最根本的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一种冲突和衡量。”

盖楼是财富创造的最便捷方式,土地出让金、房价、各项税费,这笔账很容易算。但损失的却是宝贵的无形财富。对张养浩后人来说,遗址是独一无二的心灵寄托。对公众来讲,这也是发思古之幽情的宝贵处所。

张养浩在潼关怀秦汉之古,今人在这里怀张养浩之古,所谓“诗意的栖居”不正是如此吗?一旦盖成了楼,所有意境都荡然无存了。

文明正是在一代代人的回望中丰富起来、厚重起来的,而精神回望是需要物质支点的。如果没有岳阳楼,就没有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等千古名句。如果没有古罗马遗迹,也不会有吉本的名作《罗马帝国衰亡史》。

吉本写道:“我踏上罗马广场的废墟,走过每一块值得怀念的——罗慕洛站立过的,西塞罗演讲过的、恺撒倒下去的——地方,这些景象顷刻间都来到眼前。”由于中国古建大都是土木结构,所以我们对西方的古代建筑遗存常常只有羡慕的份。因而对于能够保存下来的遗址、文物,就要更加珍惜

城市规划者如果只看得到高楼的价值,而看不到历史的价值,无疑是可悲的。城市的文化气息,不体现在仿古一条街上,而体现在对真实古迹的尊重与保护。

对济南来说,张养浩故居遗址更是一个不容重犯的错误,因为有济南老火车站的教训在前。

济南老火车站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曾是世界上唯一的哥特式建筑群落,曾被战后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列为远东第一站……然而虽然有这么多荣誉,济南老火车站还是在1992年被拆除了,在济南人心头留下一道永难消失的疤痕。然而也是在1992年,张养浩墓被列为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2013年8月1日,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将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以及行包房。与拆除老火车站时一样,复建的提议同样遭到舆论强烈反对,有专家表示“这是一蠢再蠢”。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房屋建筑的平均使用年限不到30年。单霁翔先生认为:“短命建筑在我国的出现,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人们不能以理性的态度对待20世纪建筑遗产。”

象济南老站、张养浩故居这样的经典的百年老房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风烟中。?一座城市不该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张养浩故居遗址不应重演济南老火车站的悲剧。等一切“都作了土”,再后悔就晚了。

济南商业地产观察交流群

可添加观察君私人微信(微信号:Lovetweetyxu)进群。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