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学抗战流亡办学第一站:鸡公山

河南大学2019-08-01 08:22:18

???

素有“青分豫楚、襟扼三江”之称的鸡公山是河南大学抗战流亡办学的第一站。7月13号,河南大学“重走抗战流亡办学路线采访团”一行十余人来到鸡公山脚下。汽车沿着盘桓的山路行驶,路两旁满是葱郁高大的树木,树枝向上生长,左右交错伸张,形成了浓密的绿荫。烈日炎炎之下,仍能感到阵阵清凉,“避暑胜地”实至名归。


汽车行至逍夏园停下,一位戴着山间草帽、圆框眼镜,穿着白色T恤、灰色长裤、棕色凉鞋的老先生正等着我们。他是鸡公山的资深研究员姜传高先生,从事鸡公山的人文历史研究长达30余年。我们的到来让他十分高兴,他说:“这是我第四次与来到鸡公山的河大师生见面,这里留下了很多河大人的足迹啊!”姜老先生声音洪亮、精神矍铄,在他的引领下,我们走访了河南大学70多年前的流亡办学旧址。



校本部所在地:姊妹楼


(图为姊妹楼南楼正门)

姜老先生向我们指着远处掩映在层层翠绿中的两栋西式二层小楼,沿着干净整洁的小道,我们来到了河南大学在鸡公山流亡期间校本部兼部分教学点所在地——姊妹楼。



青砖红瓦,精致典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姊妹楼中的南楼。由南阳镇守使吴庆桐在1918年仿北楼式样建造。屋前屋后开满了淡紫色的八仙花,铅灰色的水墨青砖上爬满了青藤,西式门廊前围绕着长满青苔的石栏杆,红色的小轩窗前树木依旧郁郁青青。由袁世凯侄孙袁英所建的北楼矗立在南楼一侧,两栋楼宛如一对散发着典雅气息的姐妹花。


站在姊妹楼前,姜老先生讲述了河大学生在鸡公山帮助救治看护台儿庄战役转移的伤兵的故事。“闷罐子车到了车站,一打开车门,一股臭气扑面而来,因来不及换药,许多伤兵的伤口化脓腐烂,疼得不断呻吟。学生们抬伤员,四人一组,抬一副担架。”姜老先生的讲述,还原了在烽火连天的岁月里,河大师生在抗战前线敢于担当的英勇事迹。


文学院学生宿舍:127、128号别墅

图为127号别墅

踏上一条被八仙花环绕的青石台阶,在葱郁的树林深处,我们看到一幢民国式的一层红砖建筑,这就是文学院学生宿舍——128号别墅。


在128号楼的不远处,是与其式样相同127号别墅。掉落的楼顶墙皮,颓朽的木梁,交联的蛛网,如今的127号别墅无人居住,略显荒凉落寞,她静静站在山道一侧,等待着后人的追寻与探访。


颐庐:河大师生在此聆听冯玉祥将军做抗战动员


一幢四层中西合璧式建筑,宽大的门廊、圆弧状的护栏,方正端庄、蔚为壮观。顺着台阶拾级而上,写着“颐庐”二字的匾额格外醒目。两个色彩艳丽的翘檐小亭屹立在楼顶之上,亭顶正中的黄色莲花宝座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颐庐周围遍植白玉兰、翠柏、梧桐等各类花卉名木,是保存古树名木最多的别墅。清末贡生刘景向曾写《竹枝词》赞道:“峰回路转纡徐至,好景频惊入目初。楼阁连云看不尽,堂皇毕竟让颐庐。”


这样宏伟壮观的建筑与河南大学有什么渊源呢?姜老先生告诉我们,1938年4月,爱国将领冯玉祥在鸡公山动员抗日,河南大学师生与东北中学师生在颐庐门前操场上聆听了冯将军的报告。据当时的河大学生郝守勤回忆:“一天上午,接到通知,全体学生整队登上靳家大楼广场,等候冯玉祥将军莅临讲话。清风微拂,大楼红色屋脊上的哨兵却在布置机关枪。一位身躯高大的军人由护从人员送进场子。大家一眼就认出他就是仅在照片见过的现代怪杰冯副委员长。他笔直地立在讲桌前,用目光扫视一周,然后以‘丘八诗人冯玉祥来了’幽默开场。”冯将军向师生们分析了当时全国的形势,号召全国同胞坚决抗战。



昔日的理学院宿舍被一片树林取代
(图为理学院学生宿舍所在地)

岁月更迭,理学院学生宿舍所在地如今已经成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姜老先生带我们来到了铁道部疗养院,跨过一道铁门,印入眼帘的高大宏伟的建筑就是瑞典大楼,河南大学理学院学生宿舍就在瑞典大楼对面山坡上。如今,瑞典大楼仍在,它对面山坡上被茂盛的树木覆盖着,完全寻不到房屋的痕迹。我们站在山下的一个新建的篮球场边,虔诚地仰望着那个曾经住着河大人的山坡。


北街门面房:文、理学院教学楼

(采访团成员在鸡公山北街寻访当年河大流亡办学点)

沿着早已被磨得十分光滑的青石板小路,我们穿过两侧林立着民国旧时门面楼的街道,寻访着当年河大流亡师生教学点——北街门面房。


古朴的门楼街道,潮湿的青砖小路,中西结合的街景略显寂寥空荡。北面门楼街的许多楼房早已在历史的岁月中磨灭风蚀,因为年久失修而破败倒塌。


70多年前河大流亡办学教学点所在的小楼早已不复存在。倒塌的废墟在风中永远吟唱着河大在烽火中坚守办学的自强不息,每一块青砖仿佛回荡着70多年前河大师生朗朗读书声。



报晓峰顶的“德冈“石刻


在报晓峰顶西侧石壁上有一处“德冈”石刻,落款“德明”字体为小篆。据姜老先生介绍,这是河大医学院教授朱德明、倪桐岗夫妇1934年夏来山避暑时留下的,他们在各自的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成。这处石刻已经成为鸡公山文物,作为景点供游人参观。正是因为河大的这两位教授留下的“德冈”石刻,更加增进了河南大学与鸡公山的缘分。


战火纷飞的年代,鸡公山作为河南大学艰辛流亡岁月的第一站,见证了河大人流亡办学的执着坚守,展现了河大人与人民同仇敌忾、抵御外敌的担当精神。


来稿请投

hedaxiaowei@qq.com


本文作者:董兰兰 刘怡

摄影:南冲

本期编辑:徐程程 丸子

本期校对:丸子

微信号:ihenuer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